中文 / EN
赋能中国制造持续变革 工业互联网之春秋大计

 

DIGITIMES

 

 

前言

 

互联网诞生已有半个世纪,近40亿的全球一半人口,俨然已成为这片数字融网新大陆的“新移民”。在数字经济发展大潮中,裹挟着智能制造大势,工业巨头向互联网发展,互联网巨头也有心向工业领域渗透,两者愈加融合,新的江湖已初见规模,展现其魅力。

 

这是一个庞大的物理世界,由机器、设备、集群和网络组成,通过新一代信息通讯技术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下的关键基础设施、新型应用模式和全新工业生态。这就是——工业互联网,一个全面、全新的融合革命,被寄予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新引擎的厚望。

 

根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AII)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我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约为5700亿元,2017年到2019年年均增长约为18%,预计2022年将达到万亿元规模。随着中国工业互联网快速发展数字技术已峥嵘数年,变革带来的机遇与挑战依旧在道路前方,太多探索仍在孜孜不倦地进行,春秋无义战,江湖多地盘。一个跑马圈地的时代,众声喧哗, “中国制造的出路何方?”

 

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春秋时代

 

根据AII发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2019)》(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全国各类型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总计已有数百家之多,具有一定区域、行业影响力的平台数量也超过了50多家;重点工业互联网平台平均工业设备连接数达到59万台。

 

其中,既有航天云网、海尔、宝信等传统工业技术解决方案企业面向转型发展需求构建平台;也有树根互联、TCL、富士康等大型制造企业孵化独立运营公司专注平台运营;优也、昆仑数据等各类创新企业依托自身特色打造的平台;还有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通过联合第三方的方式跨入工业互联网领域。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就这么形容,“工业互联网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是新工业体系的‘操作系统’,向下对接海量工业装备、仪器、产品,向上支撑工业智能化应用的快速开发与部署,发挥着类似于微软Windows、谷歌安卓系统和苹果iOS系统的重要作用。”

 

以家电品牌海尔位于淄博的COSMOPlat建陶产业基地为例,通过将135家建陶企业整合为20余家产业集群,以“生态+平台”的生态模式,帮助新产品上市周期由6个月降低至45天,一年时间内产品实现3次迭代升级,价格提升10%以上。基于此,预计实现建陶产业园内企业成本降低7%10%,产能提升20%以上,未来三年产值由现在的50亿提升到100亿以上。海尔似乎已率先尝到了工业互联网的“甜头”。

 

海尔定制化平台主要是实践“工业互联网平台仍是实现社会价值、平衡成本与收益的重要途径,而实现企业内网的构建,需通过企业内部结构和流程的再造。”

 

但大多企业仍未做到像海尔这一步,目前仍有许多工业企业智能化改造,仅仅只是做到设备的互联,并未做到数据能在企业内部各业务流程之间的流通,也就是企业内网的改造。尽管中国工业互联网领域众声喧哗,但每个入局者仍需要找到专属于自身的再造与转型方式。

 

一千个企业 一千个工业互联网?

 

百度指数显示,“工业互联网”的热度在2018年翻了3倍多。细数之下,工业互联网就像《哈姆雷特》文本——有1000个读者,但相应也有1000种解读。

 

《白皮书》数据统计显示,若按照场景区分,我国工业互联网应用更加关注“生产过程管控”、“设备管理服务”等场景,占比分别达到32%27%;而“资源配置协同”和“企业运营管理”则以21%17%占比紧随其后。


0

图:国内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分布统计(来源:AII

 

其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我国制造企业生产管理系统需求旺盛但普及率低,因而形成了一批提供云化生产管理应用的平台企业,开展了大量应用实践;另一方面是我国有大量中小型制造企业,这些企业通过使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将自身的能力融入社会化生产体系,借助制造能力交易获取订单和潜在市场机会。

 

也因此,平台应用多样化趋势,是发挥我国市场需求广阔、应用场景丰富优势的巨大机遇,要想在高昂的平台建设投入与市场回报间取得平衡,支撑平台的可持续发展,均需要找到自己的“安身之所”。

 

从目前来看,路径的选择主要有三类:

 

一、割据一方的王者,如海尔、富士康等传统制造企业出身,选择优先聚焦本行业,打通上下游。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说,“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首先通过洗衣机连接用户,成为用户洗衣、穿衣和搭配需求的载体,其次和衣服厂家、面料厂家、洗涤剂厂家共同打造衣联网平台,从而连接起厂、店和各个设备的要素。”

 

对此,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也相信,“工业内生力量才能更好引领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二、占据一地的群雄,如日益表现出全领域渗透能力的BAT,定位为底层技术平台的供应方。阿里构建ET工业大脑,分别在重庆、广东发布飞象、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腾讯提出“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并将工业列为腾讯云超级大脑的五个重点方向之一;百度则打造了百度云“天工”智能物联网平台。

 

基于公有云的开放平台,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可以面向特定工业场景开发不同的工业APP,进而构建成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产业生态,发挥出互联网巨头的优势。

 

三、百花齐放的初创,寻找更多的“利基市场”。根据美国咨询公司Gartner六月底发布的《2019工业物联网平台报告魔力象限评选结果》,16家入选企业中有13个处于利基市场之中。根据Garnter的定义,大多数情况下,利基企业倾向于将其端到端的物联网平台功能,销售给既有的忠诚大客户群,或作为捆绑的“垂直应用平台”或作为托管服务。

 

比如说针对机器人焊接和机加工等领域,新创公司展湾科技先找到工业企业的普适性痛点场景,基于AI算法等能力,分析需要采集哪些数据建立算法模型去解决,再做整套的“物联网+数据分析处理+算法应用”解决方案。

 

久久为功方能成 这是一场马拉松

 

可以看出,如今中国工业的变革不是将要发生,而是已经发生,但习惯了“互联网快节奏”的时代下,工业互联网的成效却相对步伐较慢。

 

“互联网+其他行业”不的是,工业互联网及平台的功能架构分为“边缘层”、“IaaS层”、“工业PaaS层”以及“工业App”四个方面。因此,这对工业沉淀的要求之高就决定了它无法单纯地“Ctrl C 与“Ctrl V ,从而轻易成为现象级的爆款并实现效益的指数型赋能。

 

微信截图_20190718170953

图:工业互联网平台关键技术(来源:AII

 

以边缘层数据分析为例,为满足工业实时性要求,降低网络和IT资源消耗,在边缘侧开展数据分析正成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普遍做法。例如西门子MindSphere 在边缘控制器上集成分析引擎,通过运行 RMS 速度、零峰值速度、波峰因数等七类算法进行振动分析,实现设备预测性维护;又如研华 WISE-PaaS 3.0 中集成了多协议数据采集微服务,基于 EdgeX Foundry 开源框架在多类网关中部署和运行。

 

赛迪智库信息化中心工业互联网研究室主任袁晓庆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10-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要沿着单点突破、垂直深耕、横向拓展、生态构建的建设路径持续推进,要有久久为功的战略定力和雄厚的资金实力。”

 

当然,虽然工业互联网谈挣钱还为时过早,但毫无疑问的是,其已经实现了帮助企业省钱、提效和增收。

 

以富士康旗下A股上市公司工业富联为例,根据其2018年度财报显示,工业富联2018年度销售费用为17.91亿,同比降低0.09%;管理费用为43.52亿,同比下降3.12%;财务费用减少3.241亿,同比下降137.90%。这也代表着其成本控制能力的进一步提升,侧面也体现出了工业互联网在其管理运营中成效初显。

 

不管如何,工业互联网发展之路道阻且长,工业互联网的建设乃属急不得的建设,工业富联也好,阿里云也罢,真正将资金集中到技术研发和产业整合上来,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未来终究可期。

 

 

 

东浩兰生(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工业商务展览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光复路757号五矿大厦13楼 邮编:200070
电话:021-22068388(总机)
传真:021-62895703
联系人:
卢雯 女士 021-22068389(直线)ivylu@shanghaiexpogroup.com
徐张佳 女士 021-22068390(直线)amigo_xu@shanghaiexpogroup.com
周亚伦 先生 021-22068382(直线)ylzhou@sh-industryexpo.com
朱钰丹 女士 021-63811310(直线)ydzhu@sh-industryexpo.com
合作媒体:
知名展商:
EDM订阅  
沪ICP备18040580号-1
上海工业商务展览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1-22068388
邮箱:ciif@shanghaiexpogroup.com